开局维艰的2021年民航春运已呈现逐渐回暖趋势

每年的春运本应是民航运输业一年中的高峰期和最重要的盈利时间之一。对国内航企来说,往年春运的营收利润甚至占到一年利润约为30%之多。然而今年的春运从1月28日开始,至3月8日结束,根据相关预测春运人口流动显著低于往年。

2021年航空春运出行受疫情影响出现断崖式下降。1月28日,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政策研究室主任吴春耕在交通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预计今年春运客流将明显减少,全国春运期间将发送旅客11.52亿人次左右,日均2880多万人次,比2019年下降六成多、比2020年下降两成多。

1月26日,民航局下发布通知,明确自1月27日0时起,购买1月28日-3月8日春节期间机票的旅客,均可办理免费退票或至少一次改期。根据民航局相关通知,乘机日期在1月28日至2月3日的旅客,自1月27日0时起至航班起飞前可提出退票或改期申请;乘机日期在2月4日至3月8日的旅客,自1月27日0时起至航班起飞前7天可提出退票或改期申请。1月27日0时前已申请退票或改期的旅客,不适用于本政策。1月27日上午,国航、东航、南航、海南航空等航司陆续发布春运机票免费退改签实施细则。记者从各航司了解到,受此政策影响不少乘客改变或取消了原本行程。

从春运第一天1月28日到2月4日实际客流量数据来看,开局“惨淡”收场,全民航每天发送旅客同比减少都在70%以上,其中2月2日旅客49.8万人次,同比下降最多74.7%达到最低点。

据飞常准大数据统计,1月28日春运首日,全国内地航线计划执行客运航班量14622班,已实际执飞航班7816班,已取消航班6778班,取消占比53.5%。

机场旅客量也受到影响出现大幅下降,根据国务院联防控制春运工作专班发布的数据显示,2月3日,全国前十大吞吐量机场完成旅客吞吐量44.0万人次,比2019年同期下降71.9%。其中广州白云、成都双流、深圳宝安、重庆江北、首都机场2月3日同比去年同期旅客下降71.7%、60.4%、63%、61.5%、85.8%。

因为“就地过年”倡议,春运票价也持续走低。据去哪儿网透露,2019年春运期间国内机票平均价格为849.21元。截至2021年2月2日,春运期间机票平均支付价格仅为543元,创下近5年来春运机票平均支付价格最低值。

另外除夕当天全国主要航线都有大量折扣票,上海、深圳、广州等地出发人数较多,往年春运期间最热门的航线纷纷遇冷。北京-哈尔滨、北京-三亚等一票难求的航线价格均已降温。除传统赴日探亲航线以外,深圳-海口、深圳-三亚、昆明-版纳、昆明-芒市等邻近、省内航线出行人数也较多。

旅客减少出行也使得一些往年春运期间热门的航线不再“热”。从飞常准等多家购票平台目前的搜索价格来看,2月11日除夕出发的北京-哈尔滨航线最低支付价格仅为378元,为全价的2.7折,而往年商务舱都要抢的北京-三亚航线,显示最低支付价格仅为420元,仅为全价的1.3折。

不仅如此,往年一票难求的高铁票、火车票今年也大不相同。今年多地发出“就地过年”倡议,很多有出行计划的旅客转而准备原地过年。受此影响,今年春运期间大交通产品(火车、机票)预订量并未出现上涨情况,包括四川在内的人口大省的机票、火车票都较往年有大幅下降。

根据国铁集团消息,在国家提出“就地过年”的倡议后,国铁集团将相关预测从此前的4.07亿人次调整为2.96亿人次,降幅约27%。这意味着铁路春节前车票的预售量较往年同期减少近六成。

有机票方面人士表示,今年春年本地过年或错峰出行将成为趋势,目前有关本地游的产品或成为热度最高的旅游产品。

不过,根据飞常准预测,从近几日民航航班执行及旅客发送量来看,中国民航业已经开始呈现触底反弹的势头。如2月4日-6日全民航发送旅客分别为55.5、69.2、70.8万人次,发送旅客数量呈递增趋势。据飞常准数据显示,2月5日、2月6日全国内地航线实际执行客运航班量分别为8036、8096班,取消率已经下降到50%以下(含提前取消,去共享去经停)。预计随着疫情的有效防控、出行政策的有序放开,仍将持续稳步恢复。

另外,前期虽然部分地区疫情反复,春运需求明显下降,但节后公商务出行以及旅游探亲需求都有望迎来较快复苏。根据飞友科技旗下第三方测评机构CAPSE发布《2021年春节后旅客出行意愿分析》,根据分析预测,虽短期内春运受疫情防控影响,但节后出行意愿强烈,出行人次预计是春运前期(春节开始前)的4.3倍,节后出行需求修复可期。另外55.8%的春节未返乡旅客节后有返乡计划,其中近5成旅客在疫情相关防控政策放宽时计划返乡,总体来看,旅客返乡时间仍取决于疫情相关防控政策,清明小长假和五一长假预计将迎来一波返乡小高峰。

据业内消息透露,目前我国预计春节前有望达5000万人接种。随着全民接种疫苗进度有望加快,国内航空出行有望会进一步加快复苏。

民航资深业内人士周华表示,疫情开始之初,各界普遍认为行业恢复会呈现V型、U型以及L型三者之一,从过去一年的情形看,行业在疫情波峰的影响下,其恢复的过程更像是是一种类似U型的V型,中间的过程被拉长了,还出现了一些小的反复,而现在,在我们对疫情有了更多的认识、防疫措施更加有效、疫苗已经在普及的过程中的情况下,相信行业已经触底、即将反弹回升,其恢复过程更倾向于类似一个真正的V型。相信如果春季疫情控制的好,那么暑运就会有春运的迟滞需求叠加进来,航司现在能做的估计就是准备好暑运的运力了,为此,现在对于客运而言,合理安排飞机维修、做好暑运的运营保障准备就是首要任务。

航空运输要闻航空运输航线航班

丹麦将从7日起恢复与阿联酋的航空交通

2021-2-8 8:32:33

东方航空分子公司动态东方航空专区航企专区航空运输

东航浙江:【同心抗疫 守护春运】人物篇—客舱姐妹花

2021-2-8 9:50:5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