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321XLR 恰逢其时?

在窄体机市场上,空中客车公司可以说是顺风顺水了。A320neo总的订单数达到了7450架,大大超过了波音B737MAX的4500架(COVID-19疫情大流行前的订单数量)的订单,占据了这一量级60%以上的市场份额。

市场真是变幻莫测!

有一种说法是,10年前空客公司推出换发的A320neo飞机,是要应对在这一市场上的新的进入者 — 邦巴迪公司的C系列飞机。为此,波音公司并没有太在意空客公司的这款飞机,而是自信的认为,市场会等待他们打算推出的新一代窄体客机。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随着油价的飙升,A320neo可提高15%的燃油效率的特性大大的吸引了航空公司,让空客公司都想不到的是,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空客公司就获得了超过1000架A320neo客机的订单。更为重要的是空客公司攻陷了波音公司最稳固的堡垒 — 美国航空公司,这家采用全波音飞机的波音最坚定的盟友,竟然宣布要订购460架A320neo客机。经过艰苦的谈判,争斗,甚至波音不惜以诉诸法律的手段,终于使美航决定将这份大单一拆为二,分别给空客公司和波音公司,同时对波音公司提出了限制性条款,就是波音公司要想拿到这一大单,就必须提供B737的换发产品,且满足公司对波音产品经济性的要求。波音公司这时也看清楚了他们的客户迫切想要一款低油耗的机型,不会再有耐心等待波音推出一款全新的单通道飞机了。由此,波音公司下决心全力以赴开发B737MAX系列飞机,以应对空客公司的A320换发之举。

A320neo(图片来源:空客官网)

时也,运也。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庞巴迪公司的雄心壮志,终于因其在C系列飞机上的巨大投入所导致的财政危机而受到沉重的打击。庞巴迪公司最终为了保住公司在公务机领域的领先地位,不得不壮士断腕,将C系列项目出售给了空客公司。收入囊下的空客公司将C系列飞机更名为A220客机,纳入空客飞机序列中。更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连续两次B737MAX坠机导致的B737MAX事件,以及2020年初发生的COVID—19新冠疫情大流行,彻底粉碎了波音公司通过并购巴航工业支线飞机部门来对抗空客的美梦。终于,在150座级以下,空客公司可算是筑牢了篱笆。而失去了波音公司强有力的市场和售后服务网络的支持,巴航工业公司要在这一客座级别的市场上与空客公司争锋,将是困难重重。

B737MAX(图片来源:波音官网)

空客公司具有法国公司的浪漫文化,但温柔浪漫的刀,也是刀刀见血。2015年,空客公司推出了A320LR增程型客机。两舱布局可搭载206人,三舱布局可以设置全平躺高端座椅。A321LR增加了三个中央辅助油箱(ACT),航程则增加到了4000海里(7400公里)。增程了的A321LR可以直飞跨大西洋航线上相对较近的城市对,如执飞纽约到伦敦的航线。

A321XLR(图片来源:空客官网)

空客公司再接再厉,在2019年6月的巴黎航展上,又发布了超远程的A321XLR客机,该机型增加了后部中央油箱和一个可以选装的附加中央油箱,飞机拥有更强的业载,航程增加到4700海里(8700公里)。而这时还在努力应对MAX事件的波音公司针对这一量级的“新中型客机(NMA)”依然是悄无声息。由此,世界上航程最远的单通道飞机诞生了。这款飞机延伸了航程,可以使航空公司在跨大西洋航线上更多的城市间飞行,如纽约到罗马,或伦敦到温哥华的航线。也可以执飞达拉斯到夏威夷的航线。航空公司有了更多的航线选择。

显然,空客公司的意图是要抢占波音公司一直由B757客机独霸的中远程窄体机市场。诞生于上世纪80年代的B757双发窄体客机是一款200座级的中远程单通道窄体客机。该机型在获得了FAA双发延程飞行认证之后,可以用作跨洋飞行。这样,航空公司不仅可以用B757在美国跨东西大陆飞行,也可以在跨大西洋航线上飞行了。相较于使用宽体客机,窄体单通道飞机的经济性和灵活性在这些中远程航线上的优越性就特别显现了,由此,执飞美国跨东西大陆和跨大西洋这两条中远程密集航线就成了B757的主要战场。

随着航空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发动机性能的逐步提高,以及新的材料,特别是复合材料在航空制造上的广泛应用,加上客舱设计领域以客户舒适度为核心的不断创新和革命,窄体单通道飞机的性能和经济性都大大得到了提升。特别是近十年来,航空运输业蓬勃发展,催生了不少LCC(低成本航空公司),中远程运输航线发生了潜移默化的变化。原来宽体客机为主的中远程航线,如美国跨大陆航线已经被窄体单通道客机所占领。跨大西洋航线也逐渐形成了这种趋势。可惜的是B757客机已经“廉颇老矣”。该机型早于2005年就停产了,虽然波音公司在十年前就开始酝酿一款涵盖220—270座级的,设计航程可以达到9260公里,兼具窄体机的经济性和宽体机的舒适性的新中型客机(NMA),但时至今日,确没有一点的进展。

时间不等人,市场更不会等人。单通道的B737客机和双通道的B787客机之间出现了市场缝隙。2019年的巴黎航展,空客公司坚定的宣布启动A321XLR超远程客机,楔入这一细分市场。一经宣布,A321XLR就在巴黎航展上获得了243架的订单。这其中就有美国航空公司的身影。美航一举订购了50架A321XLR客机。空客公司计划首架A321XLR客机于2021年开始总装,在获得相关适航证后,将于2023年交付给航空公司投入运营。

截止到2020年上半年,空客公司已经获得了22家航空公司和2家飞机租赁公司的450余架确认订单(含航空公司的转换订单)。订单中也包含美联航的50架确认订单。

美联航计划用A321XLR替换其机队中的老旧机型(B757),并拓展其从纽瓦克/纽约和华盛顿特区等美国重要枢纽飞欧洲的跨大西洋航线。美联航计划2024年接收其首架A321XLR,并于2025年将该机型投入国际航线运营。

美联航执行副总裁兼首席商务官安德鲁•诺切拉说到:“目前我们的国际航线网络中,一些极其重要的航线还在使用老旧低效的机型在运营,全新的A321XLR是对这些飞机进行逐一替换的理想选择。除了我们的运营变得更加高效,A321XLR还可以开拓新的潜在目的地,进一步拓展我们的航线网络,为我们的客户在全球范围内出行提供更多的选择。” A321XLR将成为美联航跨大西洋航线新的利器。

诺切拉的讲话应该代表了航空公司对这一细分市场的诉求。针对中国市场,A321XLR可以替代宽体机,执飞更远的航线,典型的航线如北京至圣彼得堡,上海飞马尔代夫和广州飞凯恩斯等航线都可以由A321XLR执飞。

A321XLR能否在A320neo之后,为空客公司续写辉煌?天时地利人和似乎都具备了。2020年年初突发的COVID-19大流行,给世界航空运输业以重创,持续时间之长,打击深度之大,是前所未有的。近一年的新冠病毒大流行似乎还没有结束的迹象,但已经造成几十家航空公司破产,许多航空公司在挣扎中消减着各种成本,包括提前退役老旧飞机,暂停了大量的宽体客机。一时间业内认为,未来航空运输业在缓慢的恢复中会出现“窄体兴”而“宽体衰”的现象。A321XLR的前景应该是前途无量了。但我们还是要清醒地看到,在这个细分市场上空客公司依然是处在“抢班夺权”的位置上,民用航空制造业的龙头老大依然是波音公司。经过737MAX事件的洗礼,波音高层已重新组阁。在对过去经营理念的反思中,在熬过COVID-19大流行的打击之后,波音公司会否绝地反击?答案是肯定的。挟百年之势的民航制造业的老大,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的让渡自己的地位呢?我们已经看到737MAX在世界各地陆续复飞。后新冠疫情时代必然来临,市场依然会存在需求,新产品就一定会不断的应市而生。好运气会跟着谁呢?市场真是变幻莫测而又残酷无情。

 

空客公司的“两个最”理念

空客公司在早期的产品研发中,本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率先采用了不少新研发的技术,意图赶超波音公司。经过50年的追赶(20195月是空客公司成立50周年),终于可以和有着百年历史的波音公司并驾齐驱了。A320neo系列飞机的订单数量达到了7450架,更是远远超过了波音B737MAX4500架的订单,市场份额突破了60%

A321XLR(图片来源:空客官网)

A321XLR的研发和设计上,空客公司给出的是最稳妥的方案,提出了两个最的理念。第一个是指要最大程度的提高A321XLR与其他A320neo系列飞机的整体通用性;第二个是指要以最小的改动,赋予这款飞机超远程的航行能力。通过两个最的原则,空客公司希望A321XLR最大化的响应市场的需求,为航空公司提供更好的经济效益,以期在中远程航线上快速抢夺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

基于以上的设计原则,空客公司做的一项最大的设计更改就是增加了一个全新的整体式后部中央油箱(RCT)。

RCT(图片来源:空客官网)

A321LR的设计是在A321neo的基础上,增加了3个位于飞机机身中部的中央辅助油箱(ACT)。为了在A321LR的基础上再增加15%的航程,达到4700海里(8700公里)的最大航程,并充分考虑到飞机的业载空间最大化与增加油箱容量之间的平衡问题,空客公司针对A321XLR采取了在飞机货舱后部位置增加一个固定式的后部中央油箱(RCT)的方法。这个能够储存大容量燃油的后部中央油箱(RCT)被固定安装在飞机货舱的后部。整个油箱结构被整合在位于主起落架舱后方的第1517机身框段中,可以容纳12900升的燃油。油箱的设计容量相当于4ACT的大小,但只占用了原来2ACT的空间,本身重量也只相当于一个可拆卸的ACT的重量,但油箱的设计容量超过了A321LR加装的3ACT油箱的总和。这样的设计可说是最大化的利用了机身后部空间。占用的货舱空间更少,可以释放出更多的业载空间,以用于因增程而可能带来的更多的行李和货物。

另外,在A321XLR飞机的前部货舱(位于机翼与机身连接段前部)还可以选装一个ACT。这样整个飞机可以增加多达16000升(约13吨)的新增油箱容量。

空客公司位于德国奥斯堡的子公司Premium AEROTEC20199月获得了为空客公司制造后部中央油箱(RCT)的项目。2020625日该公司完成了油箱首个大部件的加工,随后进行油箱结构件的部装、总装,以及系统装配和测试工作,计划2021年初交付空客公司,并在空客公司位于汉堡的生产线上完成主要部件总装时,将油箱整合到飞机的后机身段中。

空客公司承诺A321XLR要和A321neo保持相同的起飞性能和发动机推力的要求。为此,空客公司优化了飞机的机翼后缘襟翼构型。其关键点是将机翼的内侧襟翼从双缝改为单缝,这样可以改善飞机的低速性能,还可以使A321XLR在满足不超过A321neo起降速度的情况下,达到机翼减轻重量,减少可动部件数量,降低维护成本的目的。A321XLR襟翼系统的另一个新功能是,可以像A350飞机由飞行管理系统(FMS)控制中间襟翼位置,即根据飞机运行条件,设置中间控制面位置,有助于飞机的第二阶段爬升。

相较于A321LR的最大起飞重量(MTOW97吨,A321XLR增加了4吨,达到最大起飞重量为101吨。为此空客公司对起落架系统进行了改进,对其周边结构进行了加强,并升级了刹车装置。继A320之后,赛峰起落架系统公司为A321XLR提供起落架、机轮和刹车系统整体解决方案,其中主起落架的锻件提供商也是赛峰起落架系统公司。

A321XLR(图片来源:空客官网)

在飞机的空间布局上,空客公司早在2012年就推出了空间拓展客舱理念。核心是将厨房和卫生间布置在飞机客舱的尾部,这样可以为客舱释放出更多的空间来增加座位,提高航空公司的经济运营效益。针对A321neo的客舱设计还包括取消标准型的2号舱门,将原3号舱门向机尾靠近,在机翼上方增加一对较小的逃生舱门等。这些设计的目的是使航空公司在选装更大的商务舱座椅时,不受到紧急出口的干扰,使得客舱布局有了更大的灵活性。A321XLR典型两舱布局仍然保持206个座椅,三舱舒适性布局座椅数可以达到172个。

当然客舱布局的改动,也会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问题。比如由于客舱前部没有较重的座椅,加上较重的厨房又移到了机尾,这会使客舱的重量分布出现不均,这样的客舱布局自然而然地提供偏后的重心,或会产生不同程度的重心限制影响。客舱布局是飞机重心包线的组成部分之一,这些现象的及时发现,也对A321XLR的设计提出了要求。

另外,考虑到A321XLR的航程增加的原因,空客公司在A321XLR上还增加了飞机水箱和废液箱的容量。

空客公司A321XLR的项目负责人盖理奥唐奈说到:“A321XLR是空客公司运用渐进创新的方法来进一步延展民机产品线的经典案例。

空客公司稳扎稳打,及时的洞察市场并响应着市场的需求,把每一步都迈的坚实而有力。这种谦逊的姿态获得了市场的回应!期待着其“一个最大化”和“一个最小化”的设计理念,能为空客公司单通道飞机家族带来一个革命性的产品 — 超远程A321XLR

 

空客公司的“飞行空间”

A321XLR因设计上遵循与A320neo系列飞机有最大的通用性和最小的技术更改,和为航空公司在中远程航线上带来更大收益的原则,而获得航空公司的青睐。但最终这款飞机能否实现商业成功,还要乘客说了算。

在长达6—8个小时的飞行中,能够给予乘客在飞行中更好的舒适度体验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2019年底新冠疫情爆发之前,笔者为了节约成本,也为了寻求舒适度,曾经体验了一把用窄体客机从天津飞泰国曼谷的头等舱。由于是红眼航班,美味的餐食是无法消受了,更遗憾的是不能平躺的宽大的座椅一点都没能给我带来舒适的享受。唯一的好处就是出舱快,赶在大队人马抵达出关口之前,我们顺利的出了关,免去了排队之苦。随着航空公司在中远程航线上商业模式的调整,逐步用窄体机替代过去的宽体机,加上乘客对旅行期望值的不断攀升,就如何能够拢住客户,让乘客的飞行体验更好,是客机制造商们面临的一大挑战。

首先,远程航线的乘客往往会携带更多的行李进入客舱,并在飞行途中打开行李舱拿去物品。所以A321XLR设计了更大的现代化行李舱,将行李舱空间提升了60%,让乘客拥有更多的头顶上方的行李存储空间,方便乘客在自己的座位上方拿去行李。

A321XLR(图片来源:空客官网)

其次,A321XLR的客舱横截面要比对应的波音机型宽出17.7厘米,这可以使航空公司选择更宽敞的座椅,让每位乘客拥有更多的私人空间;同时还能为客舱留出更宽的通道,加快了乘客上下飞机的速度,提升了航班的运营效率,特别是,相对单通道客机一贯的窄窄的过道,A321XLR的通道更方便乘客在旅途中站起来走动,在心理上让乘客的体验更舒服。

再有就是座椅的设计者们也在为远程窄体机创新设计轻质,但能让乘客感受到舒适的座椅。如德国的座椅制造商Recaro公司,就推出了一款新型座椅。它用轻质泡沫材料取代了其SL3710BL3710型传统座椅背板,使得座椅更能提供符合人体工程学的支撑,让乘客在旅途中乘坐的更加舒适。可以说这种轻型座椅在设计上能让乘客坐下后更放松。

2019年举办的飞机内饰博览会上,空客公司联合法国赛峰公司研发的下层客舱模块获得了组织方颁发的2019年水晶客舱奖之客舱概念奖。这种新颖的设计可以将乘客的活动空间延伸到下层货舱,将货舱空间可以模块形式转化为床铺,休闲运动区或商务区。这样不仅可以将机组和空乘的休息区转换到下舱,从而增加客舱载客数量,也可以为乘客提供附加的服务,令航空公司实现差异化的运营。空客公司位于汉堡的飞行空间定制中心已经开始为空客A320A330飞机的客户提供先进的客舱定制服务了。

A330neo(图片来源:空客官网)

空客公司的“飞行空间”概念已经在A330neo系列飞机上率先得到了应用。空客公司在客舱的舒适性、氛围的营造和整体设计上为航空公司和乘客设立了全新的客舱标准。这些不仅仅包括了上述提到的超大行李空间,更宽的过道,以及为所有客舱都可提供的更舒适的座椅,还有很多黑科技被引入了飞行空间,这包括:

— 可播放高清视频的第四代机上娱乐系统;

— 一应俱全的接口;

— 全舱无线网络覆盖;

— 全LED情境灯光系统。24小时定制化的动态灯光场景,可以模拟全天不同时段的光线,可以令乘客在长途飞行后减少疲劳和时差反应;

— 可以定制化客舱的登机区域;

— 可以选装非接触式设备的全新的盥洗室。

据悉,这些新的技术和设备从2020年开始就可以运用到空客公司交付的所有机型上。

新冠疫情大流行导致航空运输业剧烈下滑,要想重振旅行和旅游业的信心,确保旅行安全尤为重要。这就催生出来许多黑科技的应用。诸如无接触式娱乐系统(更依托于乘客个人的电子设备),不断改进的客舱的消杀方式,更加独立的私人空间,空气循环系统的改进和创新,以及更经得起反复清洁和消毒的座椅面料的使用,等等这些都有可能在未来的A321XLR客机上得到体现。

后疫情时代,飞机制造商要和航空公司、机场以及目的地城市之间联合起来,未来的航空运输业既要有效的控制人流,保证公共卫生方面的安全;更要提升运营效益,重振各方面的经济;同时人们希望旅行能变得更安全、更便捷和更舒适。这些都有可能促使大型枢纽机场产生变革,进一步提升公共卫生的能力;也有可能出现更多新的枢纽机场,以满足更多城市间的点对点的飞行,省去中转带来的公共卫生方面的风险。毋庸置疑,航空公司会有大的变化。中远程窄体客机或许真的会成为时代的宠儿。

世界这么大,相信有许多人还是愿意出来走走看看的。人流、物流、信息流和资金流密集交错的这个世界一定会满血复活。我对后疫情时代的世界充满了希望,也更看好A321XLR

 

作者介绍

肖治垣(Robert Xiao),中国AOPA副理事长,中国民用航空网航家。

航空制造头条

“航程最远的窄体客机”——空客首架超远程型 A321XLR 飞机成功首飞

2022-6-16 9:47:48

航空制造头条

波音最新“环保验证机”项目将测试来自中国的可持续创新技术

2022-6-17 10:01:2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