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升级、空中放油、通宵排故——南航人和B777的故事

中国民用航空网讯:2018年5月20日是中国民航第一架波音777-200型飞机B-2051退役的日子。在执行完CZ6902北京至乌鲁木齐的航班后,作为南航最后一架波音777-200机型,它将结束商业飞行,正式退役。南航在万米高空举行了纪念活动,与旅客共同见证它的最后一次商业飞行。

它来得最早,离开得最晚

“亲爱的旅客朋友们,让我们一起向这位辛勤的‘老兵’致敬!希望在今天的航班中我们用真诚的服务温暖旅途,为我们留下一段共同拥有的美好回忆。”温馨的广播词拉开了告别飞行的帷幕,乘务组穿上了节日制服,准备了蛋糕和果篮,旅客们纷纷拍照留念,共同度过了B-2051的“谢幕之旅”。

在南航服役23年,B-2051见证了南航由一家区域性航空公司向国际化规模网络型航空公司的转变。1995年12年30日,编号为B-2051的南航波音777-200型客机降落在广州白云国际机场,这是南航引进的第一架77-200型飞机,也是中国民航第一架波音777客机。南航成为当时继美联航、全日空、英国航空之后世界上第四家拥有波音777客机的航空公司。从1996年至今,南航777机队不断壮大,陆续引进了777-200LR、777-300ER,如今有20多架777客机、货机飞遍全球。可以说,B-2051投入运营是南航以及中国民航历史上一个新的里程碑,为民航业在运营效率、科技水平、舒适程度和卓越服务等方面树立了许多新的标准。南航波音777机队承运过成千上万的旅客,出色完成了朝觐包机、维和包机等各项任务,载誉无数。

波音777-200飞机与新疆结缘,最早可以追溯到2003年。2003年2月,新疆分公司伊尔86飞机全部退役,同年7月,南航两架波音777客机进驻新疆,执飞北京、广州、成都等航线。南航新疆分公司正式执管波音777客机,则始于2012年。出于对援疆工作长期服务及市场需求考虑,南航决定将4架波音777-200机型全部交由新疆分公司执管。该机型作为新疆远程航线的主力机型,承担起南航在乌鲁木齐至北京、广州、上海、喀什等涉及援疆工作的干线运输任务。出于机型更新的需要,2017至2018年南航陆续向波音出售这4架飞机,而B-2051这架中国引进的第一架波音777飞机,也成为了南航最后一架离开的波音777-200机型。

他驾驶波音777,在冰岛上空放油43吨

一路从双水獭、ATR、波音737再到波音777,机长王锐已经飞行了24年。双水獭飞机让他触摸蓝天,ATR飞机让他荣升教员,波音737让他成熟,波音777带给王锐的则是技术的升华与人生的感悟。

2012年,南航新疆分公司开始执管波音777-200飞机,带着对大型宽体客机的憧憬和向往,王锐成为分公司第一批改装新机型的飞行员。和以往的客机不同,波音777飞机更多执行的是远程、跨洋国际航线,还有维和、朝觐包机等重大飞行保障任务。这些每年都要执行的任务往往需要连续战斗,同时还伴随着目的地机场简陋的保障条件。王锐坦言,虽然是多机组轮换,但超过30小时的飞行仍是一项艰辛的挑战。每次看到带着五星红旗登机的战士的眼神中有对职业的尊敬、有看到亲人般的感动,他便瞬间忘记了途中的疲劳,感受到肩上的责任。

24年飞行生涯中,王锐最难忘的要数空中放油紧急备降冰岛了。2017年11月3日王锐执行CZ600纽约飞往广州的航班,一位旅客突然大出血。当时飞机已经进入极地圈,与地面的通讯并不顺畅,机组决定立刻备降当时距离最近的冰岛机场。飞机上装着飞往广州的油量,现在路程还未过半,备降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飞机上燃油过多、重量过大。最终机组在空中花费25分钟放掉43吨燃油后成功备降冰岛,旅客很快被送往医院治疗。

这是南航的飞机第一次在冰岛降落,王锐无法忘记那天飞机落地后病人家属对机组和南航深深的感谢和肯定,这也让王锐更加深切感受到身为机长的责任,更加坚定了对飞行的热爱。前后算来,王锐陪伴波音777飞机度过了8个春夏秋冬。这一件件充满仪式感的飞行故事,早已为这支飞行队伍标定了飞行的意义。

发动机、马桶、散热器,在通宵排故中成长

从2012年开始执管至今,南航新疆飞机维修基地的机务李建龙维护波音777飞机已经有了整整6的时间。B-2051飞机来到新疆的时候,已经是进入南航后的第16个年头,在整个机队里可以算是一个“大叔”级别的飞机了。为了让这个“大叔”快速适应新的飞行环境,新疆飞机维修基地成立了专门维护777飞机的航线五车间。

车间刚成立的时候,整个机务队伍也就十几人,逢夜班必通宵。太多新的机型知识需要学习、太多维修经验需要积累。随着技术力量的成长,车间成功接下波音777飞机的A类检修任务。新疆春夏季风沙大,机务经常需要做的一项工作就是水洗发动机。波音777飞机装着民航界尺寸最大的发动机,仅仅是那辆盛装清水的水车,就需要五六人才能推动。一天下来,不光是发动机洗了个澡,机务也都连带淋了个透。乌鲁木齐的冬天最冷能跌破零下30度,寒冷的冬季,机器似乎也变得木讷,APU(飞机辅助发动机)启动的时间比夏季也长了不少,发动机叶片也成了结冰的场地,需要机务用加温机一片一片进行加热除冰。

客舱本上的故障记录,机务最怕的就是出现“厕所堵塞”四个字。波音777飞机体积大,管路长,疏通堵塞时要钻进货舱拆开污水管路,迎着流下来的污水进行检修。空调散热器出问题也是机务最头疼而且最消耗体力的常见故障,但随着维修工作的深入,一些方法和技巧也慢慢总结了出来,同样一件工作,强度反而越干越小。随着最后一架波音777-200飞机从新疆退役,李建龙说以后再想见到这个大家伙可就不容易了。但整个保障团队因777结缘,朝夕奋斗了6年,如今飞机要走了,同事之间的情谊不会散。

问起南航新疆分公司的员工,波音777这飞机好吗?大家的回答出奇的一致:它好,系统先进、个头大容量大、发动机推力称霸民航界,让极地飞行成为可能;它也不好,推力大脾气大,对机场要求高,系统复杂维护难度大。不管好或不好,波音777飞机这6年带给在疆的南航人的,是对标准化操作程序的坚持,对全球各区域数据进行分析的掌控力,和对波音777机型安全运行的无比自信。

文:张思维 杜峰 韩俊杰 赵梦萱

航空运输头条要闻

首都航空引进一架A321,机队规模达78架

2018-5-27 22:57:08

新闻推荐推荐航空运输头条头条

出境游火热背后的中欧航空市场:中国航企卡位远程航线

2018-5-28 10:41:1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